上海紫玉兰推拿上门会所创建于2002年10月,从成立之日起,公司就致力于养生保健领域的研究、拓展和 推广,为我们的目标客户提供一个健康、高雅、舒适的第三空间及保健养生服务。我们已在上海 、北京建立了七家自营店,在行业中取得了一定的知名度和美誉度。上海紫玉兰推拿上门会所必将成为上海市商务、政务、文艺人士首选保健品牌会所。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上海上门按摩 > 正文

苏里格听得朵以以在背上轻轻呻吟了一声

作者:wwwshdzwlgsinfo 来源: 日期:2015-7-23 21:12:41 人气: 标签:
  苏里格听得朵以以在背上轻轻呻吟了一声,他便知道他那一撞可撞得不轻,赶紧小跑着把她背向校医务室。
  
  说是小跑,其实并不比50米短跑比赛的速度慢。因为朵以以清清楚楚地听见风从耳旁呼啸而过的声音。虽然脚踝确实很疼,可是她的心里却没来由地腾升起一股温暖。从爸爸妈妈在地震中逝去后就再也没享受过的那种温暖。
  
  医务室出乎意料地挤,仅有的三个医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。他像放瓷娃娃一样把她从背上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医务室的椅子上。接着走过去,附在一名女医生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那名女医生便眉开眼笑着朝朵以以走来。
  
  “你给我妹妹仔细看看,她刚摔跤了,好像摔得不轻。”他对女医生说道,并用宠溺的眼光看了朵以以一眼。就是这一眼,朵以以感觉自己的脸立即像被点着了一样,食指不停地抠着已经破了一个洞的膝盖。
  
  女医生拿着朵以以的脚随便看了两下,抬起头对苏里格谄媚地笑了笑说:“没有大碍,稍加处理下就可以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说完,一手扶着朵以以的脚踝,一手厌恶地拿起脚旋转了几下,再猛地一拉,只听“啪啪”两声。“好了。”女医生站起身拍了拍手轻松地说。
  
  他见她,眼眶都红了,却死死地咬住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他赶紧走了过去,心疼地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,“疼吗,丫头?”她把手藏在背后对他微笑着摇了摇头。她怎么不疼呢?指甲扣进掌心,已染上了殷红的花朵。
  
  他再一次温柔地把她捞上了背朝那个山坡走去,这一次,他把书包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。“丫头,哥带你去一个没有眼泪的地方。”他转过头对背上婴孩般的朵以以说。
  
  “喂,别忘了……”女医生的手在半空中停留下来,她的话还没说完,苏里格背着他的丫头已经离开,变成了视线之外的盲点。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